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小而美却不够接地气 寻找“领头羊”优势互补“日本制造”:武功
小而美却不够接地气 寻找“领头羊”优势互补“日本制造”:武功
发布时间:2019-12-01 21:16:31  热度:4379

仍在持续的日韩贸易摩擦引发了一个老话题:近年来饱受丑闻困扰的日本制造业是否被低估了?

温家宝/首席记者吴育臻

一些分析师认为,日本敢于向韩国亮剑,因为它在半导体行业有强大的实力。更深层的问题是:今天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日本制造”?如果你能看到镜子的两面,那么你不仅能看到优点或问题。也许直视更合理——既不高也不低。

经过几十年的积累

不是“所有的武术都没用”

日本和韩国最近的对抗导致人们一再提到日本一直“隐藏”其经济实力和科技创新,并利用科技产业的产业链...这意味着日本正在“玩一场大游戏”。真的是这样吗?

日本对日韩贸易摩擦的“先发制人打击”一度令日本媒体“骄傲”。据日本经济新闻(Japan Economic News)分析,虽然日本制造业在家电和智能手机等“下游产品”领域已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日本企业在化工电子材料、零部件、精密设备和仪器等“上游产品”领域仍然保持着强劲的实力,这对提高产品制造过程中的生产效率或产品性能起到了关键作用。

2018年的调查显示,在所有74个目标类别中,日本企业在11个类别中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这些类别包括日本制造业的传统优势,如数码相机、多功能外设、摩托车和其他领域,如cmos(互补金属氧化物半导体)图像传感器、偏振片和移动电话锂电池,其中许多用作智能手机的组件。索尼和其他日本公司向智能手机制造商广泛供应通信、触摸屏和相机等关键部件。一家调查公司拆除了苹果的iphonexsmax,发现日本零部件的使用率(以货币计算)达到了13.5%。"日本制造也存在于许多小而重要的领域."《日本经济新闻》(Japan Economic News)指出,这样的例子还包括日本的电力生产,占世界精密小型电机的80%,以及日本精工,占世界轴承的近40%。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经济产业省(Ministry of Economy,Trade and Industry)已经指定了十几项具体的基础制造技术,包括模具技术、锻造技术和动力传输技术,这些都是影响制造业竞争力的关键技术——都掌握在中小企业手中。日本媒体对此有一个说法,叫做——小而美。

如果我们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日本的制造业首先发展起来。曾经,日本的半导体产业不仅占据了产业链的上游,也是整个产业链的领导者。1990年,日本半导体企业占据了世界十大企业中的六个。日本的半导体工业达到了顶峰。另一方面,自本世纪以来,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在美国和国际竞争的压力下已经衰落。日本公司很难在世界前十名中找到,这也是一个事实。

从日韩之间的贸易摩擦可以看出,日本制造业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并不是“在武术方面完全无用”。以半导体行业为例,日本企业失去了产业链的中下游,没有完全退出该行业。相反,它们被迫调整工业发展方向,充分发挥其在原材料、生产设备、仪器仪表等产业链中及其周围的比较优势。一些子行业的份额可能会上升而不是下降。在电子工业中也可以看到类似的现象。

但这是工业移民的正常现象。一些分析师指出,日本经济实力和科技创新被严重低估的简单推断是一种盲目的怀疑。

日式困境难以解决

过去的光环正在消退

尽管日本制造业如今在一些子行业仍具有竞争力,但一再出现的质量和管理问题不可避免地给外界留下了一种制造力量光环正在消退的印象。根据一桥大学日本学者北野一的声明,自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日本制造业在软件、集成电路、互联网和移动网络的国际标准竞争中“连续四次失败”。

“日本制造”曾经是日本创新能力的集中体现。是什么阻碍了这个前创新力量在新时代的进步?

技术进步带来的时间因素是客观存在的。例如,日本以前领先的数码相机、复印机和许多其他领域已经逐渐转向夕阳产业。

从更大的意义上说,日本制造业的困境是由于创新网络组织的特别主任赛口·尚虹认为“一个纯艰苦工作时代的结束”。创新不仅是日本人理解的传统技术创新,也是在全球竞争中创造新的市场价值。“日本企业对创新的理解跟不上时代,只停留在‘技术起点’,而不是‘价值起点’。"

京都大学教授高石·番茄(Takashi Tomato)在《失落的制造业:日本的制造业失落》一书中指出,他过于依赖工匠精神和工匠技能,忽视了产品的标准化和一般化,严重缺乏低成本大规模生产的能力。它对业绩和指标的完善要求过高,忽视了实际的市场需求。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日本仍然是智能手机产业链中的一个隐性势力。例如,苹果、三星和其他主要手机制造商仍然依赖日本公司来提供其核心组件。然而,纵观全局,日本由于缺乏对用户需求的理解,也未能从“价值起点”把握创新方向,未能将技术优势转化为受消费者和市场欢迎的产品。

这种毫无根据的创新也与该行业日益空心化有关。20世纪80年代后,为了降低成本,许多日本企业将生产基地移至海外,但他们的设计和研究中心仍留在日本,造成技术发展和市场发展之间的错位。业内普遍使用“加拉帕戈斯群岛综合症”来评估“日本创新”的“孤岛”问题。加拉帕戈斯群岛是太平洋中一个相对孤立的群岛。在那里,生物独自完成进化。池田佑一称日本创新为“用户不在场的创新”但一旦远离市场,企业的商业前景是可以想象的。

此外,许多日本制造企业长期以来一直因日本大型企业普遍存在的“大企业病”而受到批评,如层级严格、效率低下、缺乏沟通和整合。

上田友谊认为,创新问题最终是人类的问题。调查显示,日本年轻人出国留学和创业的愿望远低于其他国家的同龄人。然而,近年来,在这个困倦的国家,创业的趋势也悄然流行起来。然而,要将创新转化为成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世界创新实验室主任伊佐·山原认为,日本文化对失败者缺乏宽容,这使得个体企业家面临更大的沉没成本。

有经验也有教训。

探索压力下的变革

据日本媒体报道,即使是日本制造业拥有的“王牌”材料和零部件也不能永远“坐在泰山上”。在一些新兴领域,日本正面临来自中国、德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竞争。

日本企业已经在探索转型之路。

一些日本企业已经深入传统优势领域,并在看似“无关紧要”的领域不断改进。没有必要全面开花,而只需要在一个分支中胜出。

以多元化发展为目标是另一种常见的思维方式。例如,索尼现在是一家金融公司和一家电影公司。告别电视业务的索尼公司近年来推出了许多多元化业务,包括网络服务、金融、电影、游戏和音乐。其中,金融业务中最重要的业务是汽车保险,金融保险给索尼带来了巨大的利润贡献。

也有许多日本企业选择在特定领域与“领导者”合作,以互补优势,进一步参与全球研发。根据日本贸易促进局2016年的调查,日资企业在中国有84个研发基地,高于欧洲和美国。根据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副教授伊藤亚生(Yasheng Ito)的观察,中国企业也选择了具有强大日本技术的领域,如光学,在日本建立基地进行研发。这种跨界研发活动不再是单向的。《日本经济新闻》的最新报道指出,采用中国等亚洲国家的最新技术正在日本形成一种趋势。

对日本制造业来说,他们既有经验也有教训,转型势在必行。然而,也许最具挑战性的是远见和胆识:当时代潮流汹涌澎湃时,我们能确定工业发展的方向并敢于创新吗?

资料来源:《新民晚报》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上海快3 江西快三

 

Copyright©2003-2019 hmm4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吉星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